陕西子长多名非事业单位人员信用卡“变身”公务卡王景烁

2018-11-07 来源:互联网

  陕西子长县多名非事业单位人员信用卡“变身”公务卡

  当地涉事工行称办卡审查无漏洞

  额度5万元,15天就可下卡,只需要1张身份证复印件就能申请——这是陕西省延安市子长县一家信用卡代理门店打出的宣传招牌。

  子长县的一名自由职业者王晓焕就曾在此申请。他在这家距离中国工商银行子长县支行(以下简称“子长支行”)不到1公里的代理门店填写了申请表,未填“单位信息”一栏,申办过程中也未听见门店代办人告知他卡片的性质,拿到手才发现这是一张公务卡。

  王晓焕一直使用这张卡消费。直到今年6月,这张由子长支行下发的公务卡突然被冻结,他同时接到了中国工商银行延安分行(以下简称“延安分行”)督促还款的信息,这才找上子长支行讨说法。王晓焕称,在一次交涉中,一名工行子长支行客户经理向他透露,仅2016年,子长县当地就有近3000张公务卡被办理给了非预算单位人员。

  8月10日,工行子长支行行长王玉峰回复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时表示,目前已经将所有涉事的公务卡冻结。至于这些卡是怎么通过该行办理成功的,他称延安分行正在调查。

  办理公务卡仅需身份证复印件 填表甚至不用本人签名

  这张信用卡的还款日为每月10日,在还清今年5月的账单后,6月5日,王晓焕收到了子长支行发来的短信:“未按照规定日期还款被暂时停止使用。”

  两天后,他到工商银行询问信用卡被冻结的原因,却被工作人员告知该卡为公务卡,所属事业单位为史家畔便民服务站,解冻需提供事业单位证明和社保证明等单位证明资料。王晓焕意识到,自己花了7500元办理了不到8个月的卡“多半是要不回来了”。

  事情要追溯到2016年10月。王晓焕经朋友介绍,认识了经营代办信用卡门店的刘明明。王晓焕回忆,当时刘明明承诺能在15天内办理“额度5万”的工商银行信用卡,并收取“20点”手续费,即1万元,有熟人介绍则仅需缴纳手续费“15点”,即7500元。

  王晓焕随即将身份证复印件提交给刘明明,并在其提供的一份信用卡申请表上填写了包括身份证号、手机号码、住址在内的身份信息,签上了名字。

  几天后,他收到了子长支行发来的“我行已通过您的审核”的短信,后来又收到了“卡片已从总部寄出”的短信。距离申请刚好15天时,刘明明带着王晓焕在内的10余人到子长支行排队取卡。

  据王晓焕回忆,柜台工作人员询问了他的名字后,仅仅查看了他的身份证,并未要求他填写或提供其他资料证明,就把金色底色、右上角标有“陕西省预算单位公务卡”的卡递给他,卡片下方印有他名字的拼音,卡片有效期至2021年10月。

  在外等候的刘明明随后将王晓焕的卡在随身携带的POS机上刷了7500元,据王晓焕现场观察以及刘明明和他的对话表示,其他“没有熟人介绍”的办卡人则被收取了1万元“手续费”。

  与王晓焕遭遇类似的还有同为自由职业者的张飞阳,他在另一名信用卡代办人寇福明处办了卡。张飞阳称,办卡时,自己并未被要求填写“信用卡申请表”,而事后他去银行维权时,才发现自己的“单位”是子长县公路管理局公路段。

  据多名已经办理了该公务卡的人反映,“代办人”在拿卡之前皆未说明所办理的卡为公务人员才能申领的公务卡。虽然卡片申请时需要提供身份证正反面的复印件,但并非所有人都要亲手填写前述申请表。

  据这些办卡的人回忆,“代办人”给的申请表上除了个人身份信息一栏,还有单位信息及加盖公章一栏。此外,表格最后还有个人签名以及“本人已阅读”的字样。

  王晓焕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当时他只填写了个人信息一栏,并签了名,工作人员并未要求他填写单位信息。而张飞阳则表示,他的申请表是他人代写,他本人甚至从未在申请表上签名。

  多名办卡人皆表示,不清楚“代办人”如何获得表格上的事业单位公章,当时填写的表格并非“一式两份”,也没有拿到相关回执。